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烦北京国安球迷?

赛季结束前,因为掌掴对手,张稀哲被禁赛12场;紧接着在最后一个主场不敌长春亚泰,彻底为本赛季定调。联赛第九,创造了国安在中超历史上的最差排名,此前他们曾在2003年的末代甲A取得过这样的耻辱成绩。

11胜7平12负,打入42球也丢了42球,这也创下两个尴尬纪录:12场失利是国安中超历史单赛季输球最多场次,42个丢球则是国安中超单赛季最多失球纪录。

国安输成这样还不算完,在大连一方冲超之后聚会上,相声演员陈寒柏心血来潮,用北京国安做背景玩了一把行为艺术。在被社交网络曝光后,这位主流相声表演艺术家几乎在一夜之间被国安球迷通过各种途径攻陷。他的工作单位,铁路文工团微博也因此差点瘫痪。而在搜索引擎上,关于陈寒柏大傻X的言论比比皆是。

为什么在一个和国安无关的场合,60岁的陈寒柏会突然开脏口辱骂几百公里之外的球队,我们不得而知?

真正形成默契和常态的是,在中超在中国足球这条河流里,喷“国安傻X”几乎是一种政治正确。在那些个报道此次新闻的留言区,除国安之外的其他省市球迷,纷纷为陈寒柏点赞,这个有意思的极端现象再次说明:

2009年,北京球迷协会会长王文曾说:“北京球迷嘴比较贱,心比较齐,比较张扬、招事。”这种犯贱的背后,还有一种无形的优越感在作祟,这就是外地人有时候很烦北京人的原因。

另外,在北京球迷看来,任何一座城市的名字对他们来说都没有意义。比如,外地球迷可能只会拿国安做文章,但在北京球迷眼里,天津、长春、上海、广州……包括裁判,统统都是大傻X。天津球迷协会的王津洲曾到过很多球场,他说,即便是在客场,北京球迷如果超过100人,不管从哪儿来,都是等不到开球就开骂了。

当然,如果只是骂傻X,国安球迷不至于被如此反感。在各种贴吧里,甚至皇家马德里论坛,也有人历数国安球迷的“丑陋行径”。

1、2009年8月22日,国安球迷赛前用“南京大屠杀”和京骂在言语上攻击南京奥体中心的舜天球迷,招致数万名南京球迷和在场警务人员的强烈不满。现场安保人员当场将多名国安球迷强制带离看台。

2、2010年8月26日,从北京赶到山东省体育中心的300多名国安球迷从进场开始就高喊“干死山东”的口号,激怒了鲁能球迷。

3、2010年10月31日下午,几名辽宁球迷在铁西体育场北门附近遭到了多名国安球迷的袭击,两名辽宁球迷被疯狂的国安球迷用砖头和交通路锥砸至头破血流,一位头上缝了15针,另一位缝了6针。

4、2011年4月30日下午,南昌衡源在主场迎战北京国安。国安球迷高喊“南昌南昌,男盗女娼”的挑衅口号,造成赛后双方一路追打至少有三公里远,石头、棍子甚至连板凳都成为武器。

5、2011年5月22日,国安球迷在沈阳铁西体育场竖中指、辱骂主队辽宁宏运球迷,气焰十分嚣张。造成看台场面一度失控,数百名防爆警察紧急出动平息冲突。

6、2011年6月11日,河南建业在航海体育场迎战北京国安。赛前数百名提前进场的国安球迷向大巴上的建业球员高声谩骂和竖中指,比赛中国安球迷拆下看台座椅从高处向下袭击,造成数十名河南球迷受伤。

7、2012年7月14日,在上海虹口足球场外的汉庭酒店门口,数十名国安球迷围殴两名上海申花的学生球迷,其中一位申花球迷血流满面伤情严重,经诊断为颈椎脱位。

8、2013年11月27日,足协杯半决赛次回合,国安球迷在广州天河体育场对恒大球迷手举香蕉进行侮辱,向恒大球迷竖中指,引发双方球迷隔空对骂。

这些足球流氓才能制造出的恶性事件,基本上集体为国安球迷盖棺定论,以至于有人说,在北京开车,看到那些带着国安队徽的汽车,趁早躲开,以免有摩擦什么的,弄不好被溅一身血。

而在另一个圈子里,著名的国安贴吧,非京籍人口一律被称为WDB(外地逼)。想要看整个中国的生态,身处其中大致都能了解到,比如:京籍户口之争,教育资源之争,房价之争,三环内看不起三环外等等。

牛逼,厚道,局气,有面等,被称之为北京精神。但在国安吧,主流人群只有一个行为,“牛逼”就行,其他都不重要。

当年黄博文代表广州恒大重回工体时,他的示好行为被球迷用可乐袭击;李玮峰在天津泰达时,回忆说,每次到工体迎接他的都是铺天盖地的“妈X”。这种优越感简单说就是,宁教我负天下人,别让天下人负我。

在越来越发达的网络世界里,地图炮这种野蛮行为不仅没有被开化,反而越演越烈。

这是因为自足球职业化以来,球迷构成的最大变化就是年轻化了,非理性狂热越来越明显。粉丝效应、乌合之众效应,法不责众心理在一定程度上,都将人心里的恶放大到极致。

王文认为,屡禁不止的谩骂是因为,中国足球的水平比较低,观众看球容易走神,所以只能制造更多看台上的内容,看台文化就变得越来越繁荣。低级的足球水平对应的一定是低级的看台文化,更多到现场看球的人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赛场之外。“90年代,球场行为还基本都是体育范畴内的东西,现在是真和体育没关系。”

当然,北京球迷并不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也有诸多温暖贴心的举动: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后,第二天一些国安球迷自发聚集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门前,用蜡烛摆出了“812”的字样为天津祈祷。同时许多国安球迷在天津泰达的贴吧留言:“挺住!我们在工体等你们,我们还要对骂呢!加油,天津!”

其实,国安球迷之所以骄傲,有强烈的存在感,依托的还是过去二十多年他们在中超和甲A的话语权。尽管只拿过一次中超冠军,但在很多背景下他们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稳定发挥,这种底蕴也许是球迷所依赖的关键。

2017年,在上海上港、天津权健、河北华夏幸福等新贵重新崛起后,类似国安和鲁能这样传统球队已经越来越式微。没有场上的成绩做保障,场下的球迷也只能是臊眉耷眼灰溜溜的。今年在国安主场,面对上港的胡尔克,北京球迷基本上都把“我操”这样的赞美之词从给绿巨人,只有在下半场时才简单“问候”几句裁判的妈。

如果在未来两三年内,北京国安无法在竞技上救赎自己的话,关于国安球迷的话题也会随之消解飘散。他们的优越感也就不复存在。

站在更宽阔的角度来看,陈寒柏骂国安或国安球迷骂全国球迷,都像是底层的互相找乐、泄私愤,伪装成正义,其实谁不是傻X。一个只会制造各种仇恨和转移话题的圈子,不过是变着法儿的整人,贴大字报。

那个写过《娱乐至死》的波兹曼说,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造成精神毁灭的敌人很可能是一个满面笑容的人,而不是那些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怀疑和仇恨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