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全网欠他一个“爆”热搜

目前,中国代表团以6金3银6铜持续领跑金牌榜和奖牌榜。其中,每一个拿下金牌的选手,都会收获一个热搜“爆”。

他先是被宁泽涛抢走风头,豆瓣一篇关于宁泽涛的小作文空降热搜榜第一,并成功“爆”掉,很多为宁泽涛打抱不平的网友便开启了刷屏模式,连谌利军的热搜都不放过。

接着一视频UP主毕业的新闻也登顶热搜,可是,天知道,谌利军拿到这枚金牌有多不容易?

首先对手发挥稳定,其次他曾两把抓举失败,整整落后11公斤,还面临着裁判的“不公”。其对手在第三次挺举中举起了180公斤,在裁判没有响铃的情况下,扔下杠铃,先是被判定不成功,而仲裁委员会却改判他成功,让人十分无语。

但即使背负着多重压力,谌利军还是给全球观众上演了一出“惊天逆转”,直接挺举187KG,一举夺冠!

最终,谌利军以抓举145公斤、挺举187公斤、总成绩332公斤的成绩为中国拿下了本届东京奥运会的第六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哭了。

谌利军哭不仅仅是为此次决赛的“孤注一掷”哭,为祖国荣誉哭,也为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所有经历而哭。

90后谌利军出生在安化县杨林乡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因经济条件拮据,是教练蒋益龙强行把他拉上拖拉机才带进体校的。

谌利军天赋过人,年少的他能一口气做50个俯卧撑,但也无比悲惨,他的父亲、外公、叔叔全部都去世了,外婆身体也一直不好,需要做手术,因为没钱一拖再拖。有一点残疾的妈妈成为了这个家庭唯一的顶梁柱。

村里为谌利军家申请了特困补贴,但也杯水车薪。谌利军努力训练,一边努力赚钱帮家里还债,一边向世界冠军发起冲击,哪怕一次次的失败。

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是谌利军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因为突发抽筋,他在巴西遗憾折戟,连成绩都没有留下。当时他痛哭流涕,留下三个“对不起”:“对不起教练,对不起领导,对不起祖国”。

渴望回归赛场的他在去年锦标赛的时候,右肘又出现了肌腱撕裂,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细心的观众应该会发现,他右后臂处,留着一道长长的伤痕。

谌利军有过恐慌:“刚开始拿起杠铃杆时,我心里还是虚的。动完手术第一次去触碰它,不敢去举。但是举起来之后,发现手臂没什么反应,心就落了地。虽然举得少,但是每周都在积累和进步,一点点往上走。”

但因为内心憋着一口气,谌利军不愿放弃,这才有了今天的“胜利军”。他哽咽道:“现在里约奥运会的经历翻篇了。”

17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有一位叫唐功红的中国选手,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比赛经历,都和谌利军出奇的一致。

1979年,唐功红出生于山东的一个普通家庭,因打小帮助父母打理农活,所以她的身材要远比同龄人魁梧。机缘巧合下,唐功红被福山体校的举重教练相中。为改善家庭条件,也为感恩体校,她开启了魔鬼训练,于1998年入选国家集训队。

2001年,唐功红首次参加第九届全运会女子75公斤级以上比赛,并以312.5公斤的成绩打破全国女子75公斤级以上总成绩纪录,获得总冠军。

彻底大放异彩是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当时,一名叫张美兰的韩国选手和她厮杀到了最后,张美兰成功举起172.5公斤重量,而唐功红两次尝试都失败。

“举起来就是第一,举不起来就是第四”,就在大家都以为金牌和中国无缘的时候,唐功红决定放手一搏,报出了182.5公斤的数字,并稳稳把杠铃举上头顶,最终,唐功红不仅抱得金牌归,还打破了挺举和总成绩两项世界纪录,在中国举重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唐功红遭遇的痛苦也是前所未有的,有传说她在下台之后就七窍流血,血压直飙到220,被紧急送往医院,才保住生命。

而且,举重给唐功红的身体造成的压迫也是日积月累的,不但身材严重走形,还影响到了生育,至今,都没有孩子。

“举重”应该是所有奥运项目里,付出与收获最不成正比的一个项目,也是最不“人道主义”的一个项目。

每次看到举重运动员青筋暴起地用命搏击,很多观众都会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念头:“这么反人类的运为什么不取消?”

首先,举重是最传统的能够展现“人类力量”的经典项目,其次,它还考核人类如何斗智斗勇,每一位选手都能根据自身实力和对手表现情况调整试举重量,这使得比赛充满着未知性,还有比较心酸的一点,举重是所有奥运项目里最“适合”底层人民的。

有的人因为爱好游泳,所以成为了游泳运动员、跳水运动员,有的人爱好球类运动,成为了羽毛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足球运动员,有的人爱好滑板,成为了滑板运动员,甚至在未来,还会有人爱好街舞,成为街舞运动员……

但是,你有听说过有谁因为爱好举重而成为举重运动员的吗?大多数举重运动员都和谌利军、唐功红一样,出身卑微,靠“力”征战,用命在“赌”。

可是,付出最惨重的他们,也是最容易被遗忘的一批人。日复一日的体重训练剥夺了他们的身材,即使夺冠退役后,也很难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

仅用6年时间就拿下9块金牌的邹春兰在伤病退役后,拿着7.5万元的补偿款走上了自我谋生的道路。她养过鸡,卖过沙,在街头烤过羊肉串,最后当起了一名搓澡工。

对了,补充一下,当年训练时教练会让她们吃“大力补”,说是补身体的,但却会改变运动员的体内激素,邹春兰和唐功红一样,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唐灵生,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59公斤级冠军,成功举起了三倍于自身体重的杠铃,以307.5公斤的总成绩夺得奥运会金牌,并一举打破该级别总成绩的世界纪录。

因为这一举实在惊人,裁判惊讶到甚至忘记给成功信号,所以,还有一个说法是,唐灵生创造了一个不是纪录的纪录,他的杠铃在空中整整坚持了12秒。

可是被誉为是超级“起重机”的唐灵生,人生后半程也是十分灰暗的,他卷入到了车祸门,如今很多年轻的网友对这个名字已经不甚熟悉了。

因为有太多的举重运动员用自身证明,不是每一位奥运健儿在收获金牌后,人生轨迹就会改变,尤其是在现今赛制越来越“奇葩”的情况下。

例如本届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87公斤级环节,就有一名来自新西兰的跨性别运动员参加,显而易见的,他能够轻易地“碾碎”女性运动员创造的纪录,这无关歧视,关乎公平,用两个字评价,“离谱”!

所以,奋力拼搏的举重运动员的努力更应该被看见,希望无论是媒体还是大众,亦或品牌,都能多给他们一些“偏爱”,因为他们值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