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赚钱给妈妈治病的14岁农村女孩获得奥运冠军之后

作为本届东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小选手,14岁的全红婵在10米跳台比赛中上演了一场惊艳世界的“水花消失术”——5个动作,7个裁判总共打分35次,其中23个满分,最终以466.2的超高总分打破该项目历史纪录,并以“断层”第一的成绩摘得奥运会金牌。

尤其,全红婵在夺冠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道,“我妈妈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然后很想赚钱,给她治好,要赚好多钱”令人五味杂陈。

于是,人们既津津乐道这位奥运小将“天赋异禀”,也被其夺冠后感人至深的发言所深深触动。

原本,全红婵家只是一个平静而普通的村子。据报道,该村共有400户人家,398户姓“全”,人均收入一年1.1万元。村里全支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38个低保户,红婵家是其中之一,他们家的收入算中下。”

与同龄孩子相比,她过早遭遇生活的艰辛,无缘游乐园、动物园,没有辣条,孩子天性所享受的快乐,哪怕最低限度的待遇,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

她跳水、比赛的目的简单且直接:拿奖,多赚钱,给妈妈治病。天赋加上刻苦,外加幸运,让小红婵卑微的梦想,超预期实现了。

如今展示在小红婵前面的是另一个超现实的景观。迅速集结的迟到的爱,层层涌来,盛况空前。原先远在天际的梦想,转眼出现在眼前,童话中的故事真实地出现在小红婵的生活里。

热启动的社会反应机制,迅速动员超重的热情和暖意,从四面八方涌上来,让这个曾被广义社会善意忽略的农村家庭,有了“大爱漫灌”的感觉。

但这场“用力过猛”的关爱,对于这个孩子和这个嗷嗷待哺的贫寒家庭来说,是一场尚未迟到的甘霖,也是一份珍贵的社会暖意。

奥运一跳,改变的不仅是小红婵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她全家的命运。但对于这个14岁的孩子来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在真实的社会中完成她的社会化过程。

一个人的长成,是个人与社会互动、磨合的产物。特别是在青少年时期,个人还是鲜嫩的、柔软的,骨质还不够结实,对环境是易感的。

命运大旋转,给她打开了另一扇门。未来的路怎么走?既取决于她个人的选择和努力,更仰仗社会的友好托举和帮扶。

小红婵虽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但她此前的成长环境相对封闭,家庭环境和体校环境,限制了她的涉世广度和深度,生活虽然早就让她领教了人生的艰难,但14岁的小心脏还是稚嫩的。

面对这场“用力过猛”的关爱,她可能还没有足够的定力和心智,去分辨哪些是可遇的,哪些是不可求的。比如,闻讯而来的亲戚和送到家里的辣条。

而且,这些也都并不能简单称之为“人情冷暖”或者“世态炎凉”。因为,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社会。这些喧嚣和欢腾里,有善意,有暖意,也有私心杂念,但都是社会的真实。

对小红婵来说,这就像是一道人生附加题,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也只有真正面对了,才能从容于未来的风风雨雨。这就像是她人生的10米跳台,不管她能不能把这人生的水花压到最小,只要认真完成了也都会是一种成长。

而对于尚未真正入世的小红婵们来说,我们成人社会所能做的、且要做的,就是不能太功利、太着急,过早以成人的势利去对待他们,把握时、度、效,用善意和暖意,陪伴他们慢慢成长,耐心地将他们放生到全真的社会中。

因为,面对小红婵的烦恼甚而困难,今天这份哪怕是迟到的爱,也是暖性的,解决了寒门刚需,哪怕这些蜂拥而至的关爱中也不免有些杂质。

当然,一个健全的社会更应有健全的暖循环系统,借此才能大概率地保护那些社会“漏斗户”,救济那些弱势的个体或群体。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小红婵们在其最需要的时候,好雨知时节地精准滴灌。

更重要的是,要让这个暖循环能够系统性地普惠更多的小红婵们。即便他们不是运动员,更没有机会拿到奥运冠军,他们更可能是沉默的大多数,但只是因为他们弱小、他们是我们的下一代,就能够及时地接受社会的爱心与暖意。

小红婵们需要成长,社会也需要不断“净化”。用友好、健康的社会去接纳、守护小红婵们,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而善待小红婵们,也就是善待我们的未来。

日前,2020年东京奥运冠军谌利军感谢网友帮他找到代言上了热搜。很多人好奇,一个奥运冠军代言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有什么值得上热搜的。但是仔细看看“网友帮他找到代言”这句话,就更好奇了,一个奥运冠军还需要网友帮忙找代言?这不应该是分分钟的事?

可是当了解了这位奥运冠军的家境后,很多人心中不由得万分感慨,原来这热血沸腾的背后却是悲凉和无奈。

1993年,谌利军出生于湖南安化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那时他的家境很一般,但好在父母都是勤劳之人,谌利军的童年也算衣食无忧。

那时候,谌利军父母以务农打工为生,谌利军父亲身材非常魁梧,跑货运时能轻松拉起500斤货。于是,有人认为谌利军是一棵举重的好苗子,将他推荐给了益阳少儿体校举重队。

谌利军去体校一年后,原本不富足但日子还过得去的家庭却因为爸爸患了脑癌变得一贫如洗。

谌利军知道家庭状况后,从体校回了家。他不准备继续训练了,他要去打工挣钱,扛起养家的重担。这时候,蒋教练再次来到谌利军家,和谌妈妈聊了很多孩子的训练情况和对未来的憧憬。

谌妈妈再次被蒋教练说服,她把儿子“撵”回了体校,再苦再累她准备自己担着,不能耽误了孩子。

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谌利军获得了职业生涯第一枚金牌,谌利军的举重事业也开始有了起色。

2015年,谌利军获得世界举重锦标赛男子62公斤级冠军,并打破挺举和总成绩两项世界纪录。

作为62公斤级夺冠大热门人选,有记者跑到他的老家去走访。通过记者的镜头,我们看到他的家可谓清贫得让人心酸。

房子内墙都是裸露的水泥砖,还有好些开裂的痕迹,遇到下雨房子就会漏水,窗户甚至都没有安装玻璃,楼梯也没有安装栏杆。

妈妈常年在外打工,这个房子只有谌利军七旬的奶奶在居住,房子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个双开门冰箱,据悉,这台冰箱还是谌利军在世锦赛得了冠军后为家里添置的。

里约奥运会,谌家甚至都没有像样的电视,还是村长搬来了一台电视,供乡亲们一起观看。对于夺冠,谌利军的妈妈和乡亲们都充满了期待。可是,命运却和谌利军开了一个大玩笑。

谌利军在教练的开导下,他也慢慢开始总结,是自己心态出了问题,太想往上冲了。

有了里约奥运会的“教训”,谌利军重新收拾好心情,全力以赴为东京奥运做准备。

然而,前两把又失利,落后对手整整6KG。此时此刻,电视机前的观众心都悬在嗓子眼了,谌利军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挺举后,谌利军直接落后对手11KG!似乎,金牌已经在跟他道别了。想不到的是,谌利军直接加重到12KG。

万众瞩目下,谌利军成功了!最后关头,他逆势上扬,反超对手1KG,拿下了这枚期待已久的奥运金牌!

获得奥运冠军后,更多网友听说了他和妈妈的故事,都深受感动,齐刷刷帮他找代言。

7月24日,在东京奥运会49公斤级举重比赛中,侯志慧以总成绩210公斤夺金。这也是中国军团在本届奥运会上的第2枚金牌。

1997年,侯志慧出生于湖南郴州桂阳县梅塘村,其父母都是农民。虽然父母都没有从事过体育运动,但侯志慧却在很小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11岁时,侯志慧在桂阳县中小学运动会上被启蒙教练李志平发现。李志平是伯乐,侯志慧也证明了自己是千里马。

这是侯志慧真正意义上的奥运首秀,于她而言,金牌是此行唯一目标,她渴望弥补5年前与里约奥运会擦肩而过的遗憾。

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1997年出生的侯志慧有机会代表中国队参赛,当时在女子48公斤级她已具备绝对实力,抓举、挺举以及总成绩3项皆是国内选拔赛的第一,因此,她顺利获得参赛资格。但俄罗斯队被禁赛的消息打破了她的里约之行,为了争取把握变大的女子大级别成绩,女子75公斤级选手出战,加之侯志慧有伤病在身,最终留下遗憾。因此,这届东京奥运会,她势在必得。

5年后,侯志慧的级别上升为女子49公斤级,且在近两年连续打破世界纪录。尤其今年4月份的亚锦赛上,侯志慧以抓举96公斤、总成绩213公斤连破两项世界纪录。在女子49公斤这个级别上,侯志慧占据了绝对优势,真正的对手似乎只有自己。

即便如此,为了确定绝对优势,本次比赛,侯志慧要在抓举比赛中尽可能拉开与对手的差距,从而在挺举中占据主动。而她在一开场就表现出绝对实力,抓举部分以94公斤的成绩创造新的奥运纪录,表现十分轻松。而在挺举比赛中,她也三把成功,以116公斤的绝对实力稳固榜首,最终总成绩定格在210公斤。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七星小学是一所偏远的山区小学,学生以留守儿童和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为主,学校办学条件差,体育场地、运动器材非常缺乏。但这样的一所学校,竟然先后培养出30多名世界跳绳冠军,打破10多次世界跳绳纪录,队员所到之处,几乎“秒杀”所有金牌!其跳绳运动所取得的骄人成绩震惊了广东省、全国乃至全世界,被誉为“中国速度,七星奇迹”,成为广州市乡村特色教育的典范。

而这都离不开全国优秀教师、感动广州最美教师赖宣治老师的创新和坚守。今年“五一”劳动节前夕,他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2010年,赖宣治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便来到七星小学任教。七星小学地处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是一所典型的山区小学。

作为七星小学开办以来第一个专职体育教师,赖宣治一度头疼,如何在有限的办学条件下开展好体育教学。2012年,赖宣治发现,跳绳对器材和场地要求较低的特点,决定将跳绳作为学校体育重点发展项目。

他开始招募学生成立学校跳绳队。然而很快,赖宣治就面对一个巨大挑战——他不会跳绳!教育局组织的体育教师跳绳基本功测试,他考了三次才勉强及格。

为了让每个孩子都拥有跳绳,赖宣治把学校里废弃的电线、刹车线收集起来做成跳绳的绳芯,砍下竹子做绳把。为了探索出一套适合实际情况的跳绳教学方法,他四处收集跳绳比赛视频,认真钻研。为了学习一个动作、一个视频,他反复观摩练习,甚至晚上睡觉做梦也都想着怎么去跳绳……

在研究了国内外上千个视频,历经两年一遍遍的尝试后,赖富治和学生终于打造出自己的“独门秘功”——弓着腰的半蹲式跳法。自此,孩子们梦想的种子,便被这根小小的跳绳点燃,一发而不可收。

在他的带领下,七星小学跳绳队克服种种困难,逐渐跳出了名堂,骄人成绩震惊了世界:他先后培养出33名世界跳绳冠军,打破11项世界跳绳纪录,荣获奖牌数超1000枚,多次受邀参加G20峰会、“一带一路”连中巴、博鳌亚洲经济论坛等活动演出。

几年前,队里面有一个来自贵州的小女生叫张茂雪,性格非常内向和自卑。2014年,跳绳队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张茂雪一个人就独自拿了10块金牌。拿到金牌后,她突然跑到教练席,把所有金牌都挂到赖宣治的脖子上。然后,她对赖宣治说出了参加训练两年来的第一句话:“老师,我很开心!”

“当时听到这话,我眼泪差点流下来。”这一幕让赖宣治心生感慨。这就是体育运动给一个学生带来的改变,一条小小的绳子,教会孩子们的不仅仅是如何去摘金夺银,更使他们从中学会坚持,找回自我,找到自信。

从那次之后,赖宣治觉得自己的责任更大了:他一定要使出更大的劲,把孩子教育成才,让孩子们去改变,对未来的社会、未来的生活有更大的向往。2015年开始,赖宣治改变了培训的目标:跳绳队的孩子不仅绳子要跳好,学习成绩也要好。

为了提高这帮学习基础本来就薄弱的孩子们的学习成绩,赖宣治拿出中午睡觉的时间来辅导学生作业。为了提升孩子的作文水平,每参加完一场比赛,赖宣治都会要求学生上交一篇比赛感想。孩子们字写得难看、语言表达能力差,赖宣治就想方设法去外面请来书法老师、语言艺术老师教授。

就这样,一年后跳绳队孩子的成绩从班级倒数攀升至班级前几名,不仅如此,经过国内外大赛历练,曾经敏感内向的学生,一个个都变得活泼开朗。赖宣治用责任与爱心,照亮了一个个学生幼小的心灵,也引领山区孩子坚毅自信、健康成长,迈上广阔的人生舞台。

2019年,赖宣治和学生们的感人故事,被拍摄为儿童励志电影《点点星光》并原型主演,感动了无数人。七星小学也因赖老师带头舞动的一根小小绳子,擦亮了学校的文化底色,带动学校办学水平的提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