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举重名将孟苏平:站好最后一班岗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四年一届的全运会,在一批新人们崭露头角的同时,也总会成为老将们谢幕的舞台。这次来到陕西,安徽32岁老将孟苏平第四次站到全运会舞台,力求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她用一枚银牌圆满收官。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00后小将李雯雯横空出世,两个月内连拿奥运会、全运会两枚金牌。新人崛起固然可喜,老将的坚守同样令人动容。

9月19日进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举重女子87公斤以上级比赛中,电子屏上显示的世界成年纪录、全国成年纪录、全国青年纪录(挺举、抓举、总成绩)共九项纪录保持者,全都是李雯雯。

东京奥运周期崛起的李雯雯2000年出生,放眼全场,参赛选手全是“95后”“00后”,除了1989年出生的孟苏平。看着比自己年轻11岁的李雯雯,不知孟苏平是否会想起12年前的自己——2009年济南全运会,孟苏平首次征战全运会获得第四,随后的2013年沈阳全运会拿到银牌,再到2017年天津全运会拿到金牌。

天津全运会夺冠的结果很完美,在一个全运周期结束时退役也是很多运动员的选择,孟苏平也动过这样的想法。“那段时间忙活了一阵子,真正的休息没多久。确实想过不练了,但总有点不甘心,有点舍不得。”孟苏平直言,没训练的时候感觉一天怎么那么长,无所事事,还挺空虚。

去年5月,孟苏平开始恢复训练。竞技体育很残酷,30多岁的老将不得不面对体能下降、伤病增多的现实,“这种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每天训练下来,浑身酸痛,还要进行一个多小时的治疗,然后继续迎接第二天的训练。”孟苏平吃过的苦,教练徐艳都看在眼中。

荣誉满身,一身伤病。孟苏平的肩、手腕、膝关节、踝关节,都有伤。无数次的杠铃起落,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全凭信念在坚持。一切都为了在谢幕战中,留下难以忘怀的告别演出。

19日比赛,“大宝贝”李雯雯一骑绝尘,孟苏平的主要竞争对手是1998年出生的吉林选手范宇欣。孟苏平抓举落后对手5公斤,但来到拿手的挺举,孟苏平逆袭取胜。最后一把试举前,孟苏平已锁定银牌。最后一把举或不举都能摘银,教练建议“最后一把不要了吧”,孟苏平仍坚持要了172公斤并成功举起,“尽量让自己完美地告别这个舞台”。事实上,孟苏平目前训练水平大概是165公斤,“摸过一次170公斤”。难怪比赛中举起172公斤后,孟苏平冲天大吼,她最终以总成绩302公斤(抓举130公斤、挺举172公斤)获得一枚宝贵的银牌。

“年龄偏大,恢复很慢,这个项目以后就交给年轻的运动员们了。”孟苏平赛后接受时表示。如今,里约奥运会冠军孟苏平已将“接力棒”交到东京奥运会冠军李雯雯手中,后者以总成绩320公斤(抓举144公斤、挺举176公斤)夺冠,这也追平了其在东京奥运会的夺冠成绩。而孟苏平呢,“我将转战幕后,为安徽体育继续做贡献。”

“结束了,就都结束了,有那么一点点遗憾。四届全运会,这届算是完成新老交接的仪式吧。”孟苏平赛后在朋友圈写下告别感言,“感谢领导,感谢徐导,感谢队医,感谢现场加油和一直鼓励陪伴我的朋友们。”

这里提到的徐导,就是孟苏平的教练徐艳。徐艳从2006年开始带孟苏平,见证了孟苏平从国内赛场走向国际赛场。两人朝夕相伴十几年,情如母女甚至更胜母女,徐艳也成了孟苏平口中的“徐妈”。徐艳平时没少给孟苏平各种加餐,身为大级别的举重选手,孟苏平比大多数项目运动员幸福的是从没有节食减肥的烦恼,但事实上增体重也很痛苦。自从去年5月备战全运会以来,师徒俩并肩埋头苦练,克服种种困难,不到一年半时间就让孟苏平重新回归高水平运动员行列,以最好的状态登上全运会舞台,“我觉得这枚银牌的意义大于金牌,为热爱的事业拼搏到最后,这是坚持的力量,这是割舍不掉的责任与情怀。”徐艳表示。

孟苏平还特别感谢了这些年努力过的自己,“感谢自己这一年多来一天天过来的不容易,还好都过来了。以后所有的节日和美食都跟我有关啦!”

上届全运会,孟苏平还是一头短发的“假小子”形象,四年过去,孟苏平的形象有了不小的变化,她留起了长发,比赛时挽起来,还用闪闪的发卡固定了额前头发,变得更为淑女。

“32岁了,个人问题还没解决。”教练徐艳很为弟子着急。相较之下,孟苏平本人则很淡定:“未来很美好,未来应该都能遇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