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玉菲:被体操选中的女孩专访

芦玉菲把这句话留在了自己的微博简介中。「有些事情」即体操,「需要时间」为18年。

芦玉菲一直很耐心。5岁学体操,14岁进入国家队,她拿下了全国青年运动会自由操冠军、亚洲体操锦标赛女子团体冠军、高低杠冠军、全能亚军,却又因伤病接连错过多场国际大赛,迟迟没有在国际上亮相的机会。

如今她迎来了自己的22岁,也是练体操的第18年。她的22岁,仍燃烧在一次次跳跃和翻腾之中。

芦玉菲是ECO互娱新媒体独家签约运动员,商务合作请扫描文末二维码,联络具体事宜。

决赛现场,芦玉菲穿着绣有金色凤凰图案的红色体操服。登场、致意、上杠……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芦玉菲跃起,路线略微偏离,她没能抓住杠,高高落下,狠狠摔到了垫子上。

这一刻,场外是解说员的惊呼、观众的屏息、收看直播的芦玉菲妈妈泪水渐渐涌出眼眶、#芦玉菲掉杠#的热搜词条瞬间登上热搜。

场上的芦玉菲则迅速起身,询问一旁的教练:「我可以再翻吗?」随后她重新上杠,完美地完成了剩下的动作。

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芦玉菲平静很多,但仍无法释怀:「失误对运动员来说挺常见。但是我觉得很遗憾,因为这是我练过,没有千次也有百次的动作,特别失落。」

「但是我只能立马站起来接着做(动作),因为成套动作还没有完成。完成后那一刻,我才能让自己去难过一下。」

高观赏性的体操,远比看起来更危险。2018年,美国体操杯跳马比赛,中国选手毛艺在落地时严重受伤,大腿骨骨折,转播中甚至可以清晰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

里约奥运会体操跳马预赛,法国选手萨米尔艾特赛德在落地时意外摔断左小腿。他的左小腿因骨折呈现90度翻折,在场观众以手掩面,不忍直视这样的画面。

芦玉菲也不太幸运。明明是自己训练的时候练了千百遍的动作,明明已经有了肌肉记忆。那些为了备战而训练不停歇的日夜,也变得再无意义。

东京奥运会下场后,芦玉菲和教练、队友们一一拥抱。赛后拥抱是体操队的传统,得到教练和队友的安抚,狂跳的心会渐渐平静下来。

东奥并不是结束。仅仅两个月后,全运会就要拉开帷幕。赛前训练时,教练和运动员们会围住正在跳马、高低杠上训练的队员,为他们高难度的动作欢呼,加油的喊声环绕整个场馆,每个人都备受鼓舞。

芦玉菲重整旗鼓,一举拿下了全运会体操女子高低杠亚军。那些东奥期间的质疑烟消云散,她的能力再次得到了认可。

自五岁进入体院起,芦玉菲每天见到最多的「伙伴」便是高低杠、跳箱。爸妈每个月可以来看望一次,他们总是会问:「苦不苦?累不累?还要不要继续练下去?」

这样的努力很快带来了回报。芦玉菲从市队选拔到省队,又入选国家体操队,在十三四岁的花样年纪,芦玉菲在一次次翻腾中成长。

不过,与荣誉相伴而行的是伤病,像是一直以来盘绕在芦玉菲头顶的一块乌云。2016年,芦玉菲备战里约奥运,后因坐骨伤病放弃;2017年,芦玉菲备战体操世界杯巴库站,却又因发烧未能成行。

芦玉菲右膝双侧半月板的损伤,至今仍在影响她的日常生活。她无法长时间走路、跑步,膝盖会传来疼痛警示过量的运动。

因为要持续地训练、备战、比赛,芦玉菲没办法通过手术来修复,她只能选择保守治疗。平常训练的一天,各项目加起来,要完成近400套动作。想在这样的节奏中康复伤病,几乎不可能。

因为有伤,芦玉菲在做动作时时常为了躲这一侧,而伤了另一侧。如此下来,她身上的伤病越积越多,除了半月板损伤,她还有坐骨伤、双侧脚踝骨折……小伤更是数不胜数。

但比赛的时候,伤病会被她全部抛在脑后。忘了要小心,要保护,疼痛甚至也忘了,她沉浸在独属于自己的那几分钟里。

其实,东京奥运会上的芦玉菲也并不处于最佳状态,那时她的腰有骨折伤。但芦玉菲是以全国体操锦标赛个人全能第一的成绩,获得在东京奥运会上为国出战的资格,她选择背水一战。

东奥之后。芦玉菲吸引了一批自己的粉丝。他们称芦玉菲为「鲈鱼」,做她比赛的混剪视频,为她加油,默默支持。

芦玉菲2017年注册了抖音,她置顶视频的点赞量甚至超过了130万。不过,直到去年她才开始规律发布短视频。从她的抖音和微博中可以窥见体操之外的芦玉菲——爱分享、爱美妆、爱跳舞、「猫狗双全」。

化妆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体操运动员来说都不算难。14岁上台比赛的时候,小体操队员们就需要给自己化妆。那时候还无处学化妆技巧,芦玉菲也几乎一窍不通。

芦玉菲的化妆技巧在一次次比赛中提升,现在,她已经学会了根据自己的五官设计妆容。她被粉丝催更美妆视频,发布在抖音上的美妆视频也点赞过万。

芦玉菲从小就表现出了对音乐舞蹈的热爱。她的协调能力、对音乐的理解和表现能力都十分出色。现在她仍会在训练中挤出时间去学现代舞和街舞,并把练舞成果发布在抖音上。不过,她总是不知不觉间把舞蹈跳出「体操范」。体操如水滴,经年累月,它在芦玉菲身上刻下了印记。

像是小童星在镜头下长大,芦玉菲也是在镜头前长大,她的成长被一场场比赛记录下来。

从纤细的10岁小女孩,到22岁的亭亭少女,体操在逐渐塑造她,成为现在的自己。就像芦玉菲所说:「是体操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体操。」

上午训练四小时,下午上大学文化课,6点下课,吃晚饭,然后回到房间做作业——这是最近的属于芦玉菲的一天。

听起来无异于其他人的22岁,但这样张弛有度的生活对于芦玉菲而言却像是另一种人生。她吸取着新生活带来的全部心情和感受。

18年的体操生涯,让芦玉菲攒下一身伤病。属于十几岁的轻松生活也在无尽的训练中度过。除此之外,还有遗憾、压力、重重困难……但芦玉菲回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