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国安球迷文化:球场“京骂”究竟杀伤了谁

2013赛季中超第三轮,北京国安队主场对阵广州恒大队。赛后国安旧将、恒大球员黄博文(中)绕场向球迷致意,但遭激进球迷泼可乐。

北京国安队的球迷基础来自于历史传承和城市归属感,球迷的支持造就了工体的火爆,但火爆的球市更需要球迷、俱乐部等各方珍惜和呵护,形成文明、健康的球迷文化。

在中超赛场,工人体育场(简称工体)常年保持着4万人左右的上座率,球迷风雨无阻的加油助威,球队胜多负少的主场战绩,使得工体成为联赛闻名的“魔鬼主场”。然而,在高上座率、主场佳绩的背后,“京骂”等一些球迷不理性行为也使得国安工体主场饱受诟病。

北京国安队在本赛季签下了新的胸前广告,价值超过1亿元,但很少有人知道,正是一名国安球迷促成了这次合作。

著名体育社会学者金汕说:“北京国安俱乐部的这种传承是很多俱乐部不具备的,很多小时候看国安比赛的球迷已经成长起来,成为社会的骨干和栋梁。很多年轻球迷则是继承了父辈的基因,选择继续支持这支球队。”

中国足球职业化20余年,在北京国安这家俱乐部一直坚守的同时,北京这座城市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生在长在这座城里的人们发现,北京已经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与多元化,胡同与四合院也在被高楼大厦取代,老北京已经被冲淡了味道。对于北京人而言,工体,正好可以安放自己的这一份乡愁。

金汕说:“对于现在很多年轻人而言,几万人聚在一起的经历实在太刺激了。他们共同的符号是热爱北京这座城市,应该说,是在北京的旗帜下把他们聚拢起来,打造出中超联赛首屈一指的‘魔鬼主场’。”

欧迅体育副总裁姚震彦也十分认同工体是“四合院”的说法,“球迷在这里很容易产生亲近感,就像过去邻里的感觉”。姚震彦认为,国安队拥有这样的球市,应该倍加珍惜。

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说过:“我们20多年来谁也不欠,就欠球迷的。”俱乐部近几年也加强了与球迷的交流、互动,每年的公益活动可以达到十几次,“第二现场”观赛活动、“国安球迷家庭主场体验日”、“工体开放日”等活动也在努力拉近与球迷的距离。不过,球迷认为俱乐部还能做得更好,北京球迷协会会长王文说:“俱乐部应该与球迷融为一体。俱乐部要给球迷实惠,把球迷的位置和利益放得更高。”北京球迷协会副会长张忠则认为:“现在俱乐部的球迷工作还是有些被动,常常被球迷的热情推着走,而不是主动出击。”

姚震彦说:“俱乐部必须要明确的一点,就是究竟为谁打比赛。球迷是职业足球俱乐部发展的重要因素,对于球迷工作的重视程度应远远高于俱乐部对于成绩和金钱的追求。特别是在当前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的关键时刻,球迷的归属感和黏性对于俱乐部的发展具有巨大的意义。”

在工体,你很难听到现场介绍客队换人和进球的信息,这并非是赛事组织方的缺失,而是刺耳的骂声不得不让球迷本应享有的服务“打折”。

喜爱足球的王先生很愿意带着儿子到工体感受一下运动的魅力,但球场中的骂声,让他产生了犹豫,“(骂声)对孩子的影响不好,每次只能对他多一些告诫,脏话不能学”。尽管孩子已经喜欢上了到现场看球,但王先生还是控制着孩子看球的次数,“一年也就看五六场吧,尽量不选特别较劲的比赛”。因为“京骂”等因素,工体在之前一段时间里很难见到小孩儿。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表示:“俱乐部有开辟无烟看台的想法,但因为一些客观条件还无法立即实施。如果我们失去了这部分球迷,从长远看,俱乐部是受损失的。”

事实证明,用“堵”的方式治理“京骂”并不可行,工体以前用过刺耳的高音喇叭压制骂声,却适得其反。近两年,倒是随着工体的口号和歌声越来越多,骂声有减弱的趋势。王文表示:“对于球迷组织,我们强调必须杜绝‘京骂’。他们不骂,工体散座的‘京骂’就成不了气候。这就是球迷组织的力量。”媒体人梁言说:“在比赛踢得胶着或出现争议判罚的时候,全世界各地的球迷都有豪放粗糙的一面,球迷都有表达,也需要情绪的宣泄,但如果能换一种文明的方式,何乐而不为?”

无论是球迷组织还是俱乐部,都认为“京骂”问题得到根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王文说:“七八年前,我们号召文明观赛,人走场净,但根本实现不了,球场里全是报纸和杂物。但现在,比赛结束后球场里很少有垃圾。七八年前不可思议的事情,如今成了现实。”球迷李道然说:“我感觉工体的骂声已经越来越少了,有些场次甚至听不到。我相信‘京骂’也会像激光笔一样,最终在工体里绝迹。”

金汕说:“球场‘京骂’,或许永不会终结。在任何国家,赛场暴力都难以根除,甚至是足球文化的一部分。但相信北京球迷文化进化史上,‘京骂’会渐渐变为少数人的乐趣乃至消失。”

中兴领袖习李克强硬措施见成效国务院组织百人督察三胞胎大熊猫让公众号有公信袁家军任浙江副省长奥迪承认垄断愿受罚花露水获封保密神器北京现天体浴场陈良宇旧部被捕罗宾·威廉姆斯自杀新疆发生狼袭人事件习 一带一路李克强 转型升级中日外长非正式接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